列支敦士登:王室诱惑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fjnpby.com/,列支敦士登

在维也纳市中心的列支敦士登夏宫游览,偶尔会产生错觉,恍惚中似乎漫步在卢浮宫的某个角落——典雅的巴洛克风格宫殿,精细程度不输于西斯廷教堂的穹顶画,低调而华丽的殿堂里摆放着数不胜数的名画、雕塑以及精致的家具,宫殿太大、藏品太多,看一会就需要让眼睛和脚步稍息。

与早已在革命风雨中退场的路易世家不同,拥有十多个世纪历史的列支敦士登不仅继续统治着这个以自己家族命名的富庶小国,更是世界上最富有的家族之一——王室拥有的银行、地产、森林、能源占到整个国家经济的5%-10%,海外资产遍布全球,而其艺术品收藏更是全球最大的私人收藏。列支敦士登王室珍藏展本周刚刚在北京开幕,得到了国家主席习的贺信。

朱红大理石立柱高耸,纹理鲜明的白石墙上点缀金色的壁画,穹顶上是精美的画作《最后的审判》。“我们每年都会邀请我们私人银行的客户从全球各地飞来这里相聚。”满头银发的列支敦士登王室银行集团LGT集团的菲利普王子(H.S.H. Prince Philipp)站在夏宫最华丽的大殿娓娓道来。

与国内私人银行越玩越疯狂的私人游艇、私人飞机乃至海外定制游相比,王室经营的银行集团LGT不仅提供稳定的皇家投资组合,其私人银行增值服务格外具有贵族气质——与世界各地的金主在华丽的私人宫殿里品酒论艺术,在查尔斯王子、日本王室常常造访的山林间打猎滑雪,还可以把自己的孩子送到王室的人文学院里跟着教王子画画的美术老师学画。

尽管有着《克拉拉·赛琳娜·鲁本斯的肖像》这样永垂艺术史的名画镇馆,但在私人宫殿里游览,一开始还是让人摸不着头脑——只有作品,没有标签与注释。

“这是贵族的收藏,而贵族的私人收藏不需要解释。”夏宫馆长、列支敦士登全权帮助列支敦士登王室管理艺术品收藏的Johann Kraftner博士对我们的疑问颇有些诧异。

王室藏品从文艺复兴时期延续至比德迈耶尔时期,从画作到瓷器,再到保存完好的镶金马车,还有未整理完全的1400件藏品。一位原在纽约的艺术家已经在夏宫馆内工作近十年,对藏品进行整理、装裱,“很多时候我们装裱的花费,比别人买一幅画的价格都要高。”

菲利普王子时而提醒我们小心未铺保护膜的地板,更多时候他一个人静静地站在画作前欣赏,一站就是几分钟。尽管早已多年驰骋金融业并管理列支敦士登皇家银行,他在饭桌上仍然兴冲冲地讲起,自己并非金融专业出身,并且在20多岁的时候曾经有一年专门到维也纳最好的绘画学院,专业研习了一年绘画。

除了艺术,从王子领带上的雄鹿不难看出,打猎与户外运动是欧洲贵族家庭的一项至关重要的爱好。王子们时常会邀请英国、日本的皇室深入阿尔卑斯山林间打猎滑雪。

这些理念无疑已经嵌入其私人银行运作的细节之中。拿现在很火的艺术品投资为例,王子坦言,银行会比较少地推荐基金投资,而是更多帮助客户去找到属于他们的艺术品。

“拿一堆基金份额和拥有一件真正的masterpiece相比,哪个更好?”在与凡尔赛宫镜宫相似、满是艺术品的大殿午宴中,菲利普爽朗一笑。

“财富并不是我们所拥有的,而是我们利用所拥有的东西所创造的。”可能没有比LGT学院更能准确地传达王室对人生、财富、家族的态度。

菲利普王子1995年设立的LGT学院(LGT Academy),现在面向银行客户及家人,列支敦士登教授体育、心理、文学、艺术在内的各类课程。“人文学院教授除了经济金融知识外的所有课程,因为人首先要变成一个头脑和身体、性格统一发展的人。”菲利普说。

学院就在葡萄园掩映的Schloss Freudenfels里,这一17世纪巴洛克城堡坐落在欧洲第三大湖博登湖边。从学院教授顾问名单来看,有健康学、哲学、心理学博士,有画家、纪录片艺术家,甚至还有职业运动员、太极师傅。个人发展培训分为一周、五个星期甚至更长的设置。除了人文培训外,人文学院还专门设计有家庭计划,为财富家族提供财富如何传承、如何创业,如何经营慈善事业等全方位规划。此外,学院还设有针对客户子女的“二代”计划,教授20-30岁的家族接班人基本的经济常识。

精神生活之外,菲利普王子和家人都与家族所有人一样,颇为朴素。从来没有私人保镖,和普通人一样在海外上大学,进入大公司工作学习,住普通公寓。在维也纳的最后一个早晨,我们偶遇王子自己拎着手提箱走进酒店旋转门,带着谦和的微笑。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